医疗服务行业趋势:公立、民营协同发展数字疗法、服务产品化成刚需

原标题:医疗服务行业趋势:公立、民营协同发展,数字疗法、服务产品化成刚需

截至目前,在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持续的收入增长以及老龄化趋势等因素的促使下,医疗服务成为最具投资前景的赛道之一。

医院在医疗服务体系中起着最重要的作用。按性质不同可分为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两者虽然都是提供医疗服务,但是公立和民营之间仍存在众多不同之处和先天鸿沟。

贝壳TALK07期“创新潮涌”系列直播间邀请了复动肌骨创始人、CEO赵卿怡、聚疗医学创始人、总经理胡家扬,以“非医保支付下,医疗服务的创新与探索”为主题进行圆桌讨论。

复动肌骨创始人、CEO赵卿怡毕业于复旦大学,是RiceUniversity研究生,有超过6年创业孵化与中美两地投资经验。复动肌骨成立于2018年,是一家专注于肌骨康复和骨与运动医学领域的医疗创新企业。深刻理解临床与患者需求,通过深度融合临床医疗、软硬件开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处理,提供一体化肌骨治疗综合解决方案。

聚疗医学创始人、总经理胡家扬为贝壳学社四期校友,聚疗康复医疗中心集医、教、养为一体,专注孤独症、多动症、发育迟缓等发育障碍儿童综合康复服务。涵盖孤独症前沿医学康复进展、营养饮食干预研究、特殊教育及行为干预、一对一定制化康复服务等。

贝壳社:当下大环境下,尤其是疫情,民营医疗机构面临哪些挑战?又有哪些应对措施?

赵卿怡:我觉得疫情对线下机构肯定有影响。这个时候没有办法进行面对面交付,但对数字疗法而言创造了一个天然放大的阶段,可以通过远程线上交付的方法进行。另一方面,从整体营收上来说肯定是影响的,因为习惯于线下治疗的患者不可能百分百接受线上,而在骨科中,还是有一部分是没有办法进行远程交付的。但也正好给大家创作一个机会,去思考如果疫情持续常态化,业务模式和盈利方向会不会发生改变?

胡家扬:我们目前比较前沿的孤独症康复疗法得到了部分患者的认可。再者,我们的治疗方法、治疗理念以及场景与传统的有点不一样,我们还是很注重每天水滴石穿的改善。很多家庭在我们这里一住就住三个月,甚至有些住一年、两年的,所以也就避免了疫情的影响。但疫情也会对不能到现场的部分患者产生影响,我们可以通过远程给他们做一些指导。此外,益生菌产品也通过电商渠道进行销售。

接下来,前期主要先满足医院端,希望从更好地治疗孤独症患者的角度,在医院端推进数字疗法,为更多的患者提供服务。

贝壳社:传统医疗机构还是以线下服务为主,对于数字疗法、电商而言,我们的线上线下结合模式跟原来的相比有多大区别?线上渠道是单纯导流,还是会提供一些其他的支撑?对数字疗法,现在客户群体的接受程度如何?

赵卿怡:跟我们做的细分行业有关系。康复本身是一个高频、长周期的过程,哪怕是纯线下机构,其实也存在家庭场景。比如,骨科康复,常规治疗为每周1—2次,之后也会在家练习,过程中和治疗师、护士进行沟通。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把这样的一个场景用产品化的方式进行构建。它可以更细节、更周全地实现家庭场景和医疗场景的共同治疗。对我们来说,远程或者线上,其实基于本身治疗方式,并不能脱离家庭场景。

围绕骨科场景,大部分是需要配套一些主动训练,才能恢复。主动训练在家庭场景下跟医疗机构场景下的差别在于如何去监控康复的有效性和标准程度。线上产品主要是为了在家庭场景下,一定比例地复制医疗机构的服务。另外,在疫情的条件下,如果物理交付没有那么方便,线上产品就显得更加重要一些。

数字疗法包含问诊、病情判断、运动处方的干预。它其实是一个强服务的产品,通过可穿戴设备进行监控。

胡家扬:我们现阶段还在用微信群、电话来解决与用户交互的问题,后续希望用APP或者小程序这种数字方法来解决一些问题。孤独症的治疗其实现在是有很多的方案,但大家相互之间都不完全认可,导致存在争议。

至于数字疗法,我们要先把数据收集起来,然后做队列分析、各种量表的统计,打造前期的数字化平台,通过后台的数据分析,比如查看哪种疗法在改善及安全性方面更优,再深入地去做数字疗法。

我觉得我国患者对服务付费的概念始终没有特别的具象,对产品的接受程度会高很多。我们现在取消看诊费用,直接给出整个治疗方案,包含为此做的产品和医疗服务。

贝壳社:对民营机构而言,治疗周期长的病种人群对非医保支付的敏感度如何?商保覆盖范围如何?

赵卿怡:我们目前没有进医保,也没有进医保的计划。民营机构的物理治疗和康复,从全流程来看,总价位有的时候并不见得比公立机构贵多少。一是公立机构做骨科康复的治疗师数量相对偏少;二是公立医院按项目收费,成本体系和民营机构不同。

民营机构会采用定制性的方案,基本上是一对一的,甚至有时候骨科医生、康复治疗师、矫形器师一起介入,效率会高很多,也可以降低术后恢复时间。从总费用来说,这种定制性的方案并不会比传统治疗费用高。

因此,这个时候患者教育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会先去打中高端市场的原因。并不是说我们的价格有多贵,而是在这个群体的患者教育和认知前提下,我们会相对好做。

不过,我们已与商保达成合作,但不是所有商保都能覆盖到康复治疗领域。再者,高端医疗险在整个商保市场里面占比也并不高。因此,我们还是以自费为主。

胡家扬:我们还没有接商保,为100%自费为。目前大家对孤独症没有一致性的标准,以至于商保没办法进行精准推算。但我们正在和保险公司探讨“带病治疗”的保险模式,比如已经确诊孤独症,然后买一份保险(大概10万元,差不多是整个治疗周期的费用),然后根据效果付费,如果我们效果不好,或者说达不到我们跟保险公司或者患者家属确定的一个治疗效果,我们就退费。

还有就是普及险。现阶段我们也在思考,但这个事情个人感觉可能还需要两、三年以后才能推进下去。

贝壳社:我们经常说公立医疗机构,包括医保,它都是有一个基本功能,民营医疗机构提供支持功能。在这种情况下,民营医疗机构和公立医疗机构之间的合作空间在哪里?目前是如何对接的?

胡家扬:门诊形态的民营医疗机构首先要定位清晰。个人认为,我们没有实力去做这种大而全的医疗服务,必须要找到公立医院做不好、可能不愿意做的细分领域,或者是可能还没有考虑到的市场,同时还要思考,公立医院如果介入到我们这种治疗方案里面来,我们有什么样的竞争力。其次,个人觉得,民营医疗机构跟公立医院之间是可以合作的。所以,我有以下几个点看法:

一、医疗服务产品化,需要有实物的产品;二、数字化,公立医院也有缺点,每个区域都是分开的,民营医院可以打破地域的格局,整合全国的资源,亦可通过数据整合,帮助公立医院做好学科建设;三、专科化,比如我们深耕孤独症领域,整合上下游的资源专家、家长,甚至跟幼儿园做融合教育,跟孤独症家长一起在做成年孤独症业务。同时,除了医疗服务,还可以成为医疗器械、药厂参与方,做好产业整合,以便未来更好地跟公立医院协同发展。

赵卿怡:要和“大三甲”做差异化发展。比如,我们和骨科医生交流时发现,他们其实更多的是手术患者,而我们的重点都是放在非手术治疗。另外,民营医疗机构的优势在于,灵活性远远高于三甲医院,倡导以患者的视角看诊。

以骨科为例,三甲医院的关注点在疼痛和功能方面,往往分科室看诊,而我们是骨科医生、康复治疗师、矫形器师共同看诊,并形成常态化模式。其次,我们会更关注患者本身的需求,制定相应的治疗方案。也正是因为差异化,让公立医院和民营医疗机构存在合作的空间。

贝壳社:随着政策不断调整,资本对民营医疗机构,尤其是服务类机构有什么看法?以及希望资本未来对民营机构进行怎样支持?

赵卿怡:从资方的角度来讲,更多的是综合看待这件事情。比如从盈利角度、未来发展角度,可能现在资方关注得比较少,但我觉得最终还是看业务本身,商业模式、财务模型、预期盈利都是比较重要。并不是说,因为它是服务类就不好了,长期来看,还是供需市场。

胡家扬:医疗服务是一个落地的场景,在这个场景里面去销售我们为专科专病所打造的体系,既包含了产品,也包含了类似于数字疗法及外部合作的一些项目。这都是要在医疗服务的场景下面,去做销售,需要有人愿意为服务买单。做好自身业务后,定会吸引资本的目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