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利润“双减”美国体育用品零售商的日子不好过

8月2日,美国体育用品零售商Big 5公布了截至2022年7月3日的2022财年第二季度财务业绩。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收入为2.53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报告的3.26亿美元下降22%。

这是Big 5连续两个季度收入下跌。Big 5在第一季度的收入为2.42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2.728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报告第二季度净收入为仅890万美元,与 2021年第二季度创纪录的3680万美元相比同样大幅下降。Big 5营收与利润均遭遇大幅下降,一方面反映出当前零售市场的不景气,另一方面凸显了在通胀加速的背景下,企业生产与运营成本持续高涨。

对于Big 5而言,坏消息不仅在于收入数字大幅下降,连毛利润也在下探。数据显示,Big 5毛利润从2021财年第二季度的1.269亿美元降至8890万美元,同店销售额则同比下降22.3%。

尽管面对艰难的市场环境,在美国运营着431家店铺的Big 5仍然在该季度实现了盈利。Big 5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蒂芬米勒表示,“在充满挑战的零售业环境中,尽管面对本季度加速增长的宏观经济阻力,我们实现了在指导范围内的盈利,并高于大流行前的任何第二季度。”

从整个体育用品零售行业的角度来看,Big 5收入下降不是个例,而是整个行业低迷的一个缩影。6月7日,Academy Sports+Outdoors(简称Academy)公布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Academy该期净销售额为14.7亿美元,同比下降 7.1%,其中可比销售额下降了7.5%。(往期报道:营收48亿美金!美国体育和户外用品零售商Academy上市遇冷)

拥有858家门店的迪克体育更能反映美国体育用品零售行业的趋势。5月22日,迪克体育公布了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收入为27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9.2亿美元;净利润为2.606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3.618亿美元。

此外,财报显示迪克体育营业至少一年的同店销售额下降了8.4%,而整体销售额同比下降7.5%。

第二季度的财报也给迪克体育敲响了警钟,对于接下来的财务状况,迪克体育调低了预期。迪克体育预计同店销售额将下降2%至8%,而之前的预期将持平至下降4%。分析师预计同店销售额将同比下降 2.5%。

需要指出的是,迪克体育也面临着库存高企的压力。财报显示,迪克体育本季度的库存同比飙升40%以上,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水平的28亿美元,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数字(21亿美元)。

尽管第二季度财报带来了一定的干扰,迪克体育的股价依然逐步回升,从5月24日收盘的71.24美元/股,到了撰稿时的107.43美元,但与52周最高值147.39美元仍有一定的差距。(往期报道: 营收96亿刀、股价暴涨148%,美国最大体育零售商迪克体育逆袭 )

费疲软,是当前全球零售行业面对的共同难题。从迪克体育、Academy以及Big 5的财报可以看出,零售市场的疲软状态已经逐步蔓延到体育领域当中。

一个数据,可以表明消费疲软的现象。进入2022年以来,衡量消费者信心的指标“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已连续数月处于历史低点。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是通过对500位消费者进行调查而获得,是反映消费者对美国经济信心强弱的重要指标,也是预测消费者开支的先行指标。

8月12日,密歇根大学公布8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为55.1,显著高于7月份的51.5和市场预期的52.5。尽管近三个月该指数逐步爬升,但仍处于低位。密歇根大学的调查总监徐薈安强调:“虽然出现了一些改善的迹象,但从历史上来看,消费者的情绪仍然位于低位。”

在体育大生意看来,此前美国政府庞大的刺激经济措施是造成消费疲软的主要原因之一。在2021年3月10日,美国国会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巨额救助计划,年收入15万美元以下的美国夫妇或年收入7.5万美元以下的个人获得了1400美元的资格,而每位儿童将获得额外1400美元的补贴。

到如今,美国政府“大肆撒钱”的滞后效应已经开始出现,许多消费者在将家庭储蓄耗光后,已经进入到透支未来的状态。2022年6月,据美联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信贷4月份再度飙升,相较3月份的增长创下新的纪录——消费者4月信贷总额较3月增加381亿美元。

Academy指出,2022第二季度销售额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上一季度可比销售额下降了38.9%,部分原因是2021年第一季度政府发放了刺激性工资。2022年5月,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022年第一季度的居民收入突破了1万美元,达到了1.002万美元。换算到每月的话,美国居民人均收入达到了3340美元。

借助美国政府庞大的刺激经济措施,购买力大幅增加,导致迪克体育等体育用品零售商在2020和2021年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但进入到2022年,面对高通胀的现状和经济衰弱的预期,人们已经开始缩减非必需消费品方面的支出。从食品到汽油,生活成本都在上涨,这使得消费者把注意力集中在必需品上。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西蒙-古特曼8月15日表示,“我们估计2022年下半年每个家庭的非必需消费品支出将同比下降8.5%,主要集中在耐用品类别。品类组合的转变正在给利润率带来压力,必需消费品占据了更多支出。”

除了上述原因以外,体育大生意认为,疫情红利逐渐消失是造成体育用品消费疲软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不可否认,疫情催生了人们对于健康生活的向往,这也直接导致了体育用品行业成为过去三年的最大受益行业之一。

但随着美国疫情进入到新的阶段,普通消费者对于健身和运动的需求已经大幅下降,逐渐回归理性。这就导致人们对体育用品的消费愿望大幅下降,购买力随之降低,也就直接反映在了迪克体育、Academy以及Big 5的财报当中。

家庭健身领域是吃尽疫情红利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在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美国亚马逊和沃尔玛等超市中在售的体育健身器材供不应求。但从Peloton的近况可以看出,如今体育用品市场绝非疫情爆发时可比。8月16日,Peloton宣布开启第三批裁员计划裁撤780人,以减少运营规模并降低成本。

其实Peloton并不是唯一一家在后疫情时代业绩下滑的公司,包括流媒体公司Netflix以及在线会议公司Zoom等吃到疫情红利的公司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他们的股价均与高峰时期相距甚远。这也表明,许多“依靠疫情赚钱”的公司,正在不断回吐着利润。

就体育用品行业而言,企业如何面对疫情红利消散后带来的消费者需求下降难题,是保持增长的关键阶段。体育用品行业的关键拐点,已悄然到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